1月27日,面對刻不容緩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形勢,特斯聯迅速行動,開展了代號為“火雷行動”的抗擊疫情工作,公司全體動員,主動積極出擊。“火雷行動”之名,代表著武漢市新建“火神山”和“雷神山”兩所應急醫院,這兩所醫院相當于武漢版的“小湯山醫院”。“火雷行動”之名,不僅體現了特斯聯人抵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深切愿望,也體現了特斯聯此次救援行動的風馳電掣。


爺倆的約定


王磊,武漢特斯聯高級副總裁。再次看到王磊的時候,他已經瘦了一大圈,旁邊的小兒子趴在他的肩頭,小嘴嘟著,一臉不高興。問過才知道,原本全家計劃去三亞過年,這本來已是答應了孩子很久的愿望,為此爺倆打賭,說期末能夠考進全班前10名,就生效,結果兒子考了第1名。
王磊看著小朋友不高興,還不斷往他旁邊蹭,心里好氣也好笑,只好把他摟進懷里。此時的他,心里依舊惦記著從全球各地飛來的醫療物資,因為疫情趕上春節放假,大批物資供工廠停擺,又加上物資瘋搶潮,國內的醫療物資已經斷貨。


作為武漢特斯聯的高級副總裁,他如此執著堅守武漢全都是因為他想為武漢人做些什么,即便代價是爽約自己最愛的兒子。面對兇猛的疫情和眾多醫院物資緊缺的消息,王磊心中焦急不已。為此,他與太太商量,取消這次全家旅行計劃,而且兩人做了明確分工。太太負責照顧家里,保障安全;而王磊則選擇做一位逆行者。其實,他早已與武漢辦公室的同事商量好,盡力為武漢調撥物資。除夕前,他們就已將6萬只一次性口罩、3000只KN95口罩以及醫療手術手套無償捐給了武漢市人民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成為首批將醫療物資送入一線醫院的逆行者。
開始,王磊也是擔憂的,因為他知道憑借一己之力,根本無法滿足一線的物資缺口。他便打電話把武漢的情況跟特斯聯CEO進行了匯報。隨即在除夕當天,公司高層進行了緊急會議,成立特別應急小組,展開代號為“火雷行動”的戰疫,動員全體員工從更大的范圍進行全球醫療物資的緊急采購。
這期間還有個小插曲,武漢全城離漢通道關閉后,在大年初一的晚上,公司已連夜將第一批物資運抵武漢,這里包括11.2萬只一次性醫用及KN95口罩、100箱84消毒液、200套防護服以及其他醫療用品若干。但江城內快遞運輸已經停止,這么大批量的物資怎么辦。
“實際上,當時市區內的情況特別不理想,一方面要過年了,大家都在搶著屯年貨。因為年前一直忙著找物資,都沒顧得上這些。一方面,感染的人數也在不斷增加。除夕當天,我和幾位同事還在不斷用私家車往返醫院與物資集散地之間,以至于年夜飯我們家就多加了盤餃子”,王磊回憶道,“最后我們還是用最原始的辦法,用私家車一趟一趟將物資人肉快遞到了最前線。”當被問到如何處理跟兒子的約定時,王磊說:“我相信有一天他會為我現在做的這個如此平凡的決定感到驕傲”。


特斯聯速度的見證者


大年初二,本是吃開年飯、家人團聚的重要日子。而上海特斯聯副總裁陳茜早已開始了整個特斯聯抗擊疫情的先頭工作:采購。
雖說在特斯聯分管采購和供應鏈是她的分內事,但也更是壓力和責任。當我們還在享受著與家人團圓的喜悅時,陳茜卻在進行每日必不可少的和自己的團隊瘋狂的電話溝通。因為陳茜知道,在這個緊要關頭,特斯聯的速度變得尤為重要。世界各地的物資需要先匯聚上海,再分發至武漢、重慶、北京等地。


初四那天,陳茜就悄然從山東老家回到上海。她說:“我在倉庫,所有的人都會更放心。”常言道“術業有專攻”,采購團隊、供應鏈團隊、收發貨,這每一個環節都緊密相連,而陳茜就是為連接起到重要作用的人。
陳茜的家人是特斯聯速度最好的見證者。當陳茜的母親看到她不停地打電話,沒有任何嘮叨,只是每天做好飯菜,用無聲的語言默默支持著她,在這個有些特殊的春節為陳茜帶來不一樣的溫暖。同樣,在上海的日子,陳茜的先生不是每天負責操持家務,就是幫著開車去接貨、去倉庫,去實現特斯聯的速度。
陳茜一心掛念著采購工作,她默默念叨著:“再過兩天,又有一批貨要從廣州到上海了,那批貨預計凌晨2點到達,我先生和我說好了,他載我去接貨,我們車后面應該能裝得下,就不等第二天早上了。”

全球采購馳援一線


撇下剛滿一周歲的孩子,盡管心中對孩子和家人充滿愧疚,但是在當下疫情飛速傳播、物資采購緊缺的狀況下,國際業務負責人王琪已經顧不上那么多了,毅然去了阿布扎比。
在阿布扎比,王琪和其他特斯聯“火雷行動”隊員為了更有效的抗擊疫情,不惜與時間賽跑,爭分奪秒,在僅僅4天內跑遍了100多家藥店,并且采購到了25.1萬只N95、醫用類口罩,以及防護服6500件,在第一時間將物資封裝打包運回到了中國。




一名黨員的“逆行”


在人們都選擇待在家中避免被傳染的期間,馮雪倩卻不得不天天往外面跑。身為特斯聯重慶分公司總經理助理,6年黨齡的她毅然決然地加入特斯聯“火雷行動”重慶分隊,負責特斯聯在重慶的抗疫。
要想在最艱難的時期完成好重慶第一批防疫物資的收取與捐贈,背后需要付出常人難以想象的犧牲與貢獻。由于物資來自全球各個地方,為應對像美國、迪拜等不同國家的時差,馮雪倩每天都要少睡好幾個小時。因為有飛機和高鐵兩種物流在同時運送物資,所以她頻繁奔波于重慶的機場和高鐵站之間,就像一只辛勤的小蜜蜂,為保障物資能夠順利收到。每當防疫物資到達重慶,她都要駕車4小時往返于家和公司。沒有本地物流的支持,馮雪倩就自己一箱一箱的搬運,用私家車把物資完整的運到公司。
同時,馮雪倩的丈夫在南充隔離不能回家,所以她還要肩負起家庭的重擔,照顧長輩和剛滿一歲的女兒。她說:“盡管每天早出晚歸,回到家只能看到孩子熟睡的臉龐,但家人的支持一直是我投身火雷行動最堅實的后盾。”
當被問起一直在外奔波是否擔心傳染給家人,馮雪倩卻說:“我在家也會和家人隔離,想女兒的時候就和她視頻聊天,盡管只有一門之隔。現在是防控疫情的關鍵時期,而我是一名共產黨員,就該站在防疫戰線的最前面!



保存戰斗力,我先上


同樣來自于重慶特斯聯的李煉煉,在得知特斯聯“火雷行動”重慶分隊成立后,便第一時間加入并如期完成了特斯聯在重慶的抗疫物資采購和運輸工作。

為保證在最艱難的時期可以將第一批捐贈物資送到醫護人員手中,從2月1日開始,李煉煉每天不是在外采購物資,就是到各個物流點提貨、或者到公司整理歸整物資,中午飯都來不及吃,下午繼續工作直到晚上8點。


李煉煉家中有兩個孩子,大的8歲,小的才剛滿6個月,正是需要父親關懷的時候。但因為一直與外界接觸,為了避免傳染給家人,他選擇隔離生活,自己單獨住,也不去抱孩子,一心想著為抗擊肺炎盡可能多出力。當聽說公司還在征集更多的同事來搬運物資,李煉煉說道:“我一個人能搞定的事情,就不要叫其他同事了。目前特殊情況下,能減少交叉接觸既是防疫需要,也是戰斗力的保存。要感染就先感染我一個,如果我倒下了,再讓其他同事頂上。只要我還沒事兒,我就會堅持到底。”
疫情肆虐,堅守、逆行、馳援溫暖人心!沒有人生來勇敢,但因為被需要、因為肩上的責任,他們選擇了勇敢逆行。
正如《平凡天使》中的幾句歌詞:“盡管會怕會難過,同舟的你和我,再不必退縮,當你祈禱能看見奇跡,你是否相信,那答案就是你,你是最平凡,卻最溫暖的天使,此刻風雨里,可幸有你的堅持,你帶淚的笑容,有天會帶來雨后的彩虹。”
在這場眾志成城的戰疫中,還有很多像他們一樣的人奮戰在抗擊疫情的最前線,他們平凡而又非凡,為早日看到雨后的彩虹而盡自己的一份力量。向所有逆風而行的抗疫者致敬,因為有你們,我們才能看到希望!中國加油!

火雷行動 | 阿聯酋點亮“中國紅”,誰和我們堅定地站在一起?

上一篇

除了捐款,科技企業在這場“戰疫”中的科技力量如何發揮?

下一篇
国产一区精品在线播放,精品国产免费人成网站,58av国产精品_免费